牧者心聲

我向祢犯罪,惟獨得罪了祢
日期﹕2015年12月04日
 

詩篇51篇是猶太人傳統7篇懺悔詩的一首,是大衛和拔示巴犯姦淫後,面對神的斥責後,陳情懇切地寫的懊悔詩,詩句不禁令人體會到被罪綑綁的人,心中那份內咎的煎熬和被救拔的渴望。

「我是在罪孽裡生的」(515)我的罪常在我面前。」(513)

詩人大衛十分強調罪的基本性,罪就是存在於人的裡面,人根本難以憑一己之力對付得了。這亦是千百年來,人在罪面前最無助的慨嘆。

「我向犯罪,惟獨得罪了(514)

我們知道人犯罪會得罪人,但大衛卻指人犯罪其實得罪的是神,而且是單單得罪了神。當然,大衛不是抹煞罪對人的得罪,但他卻敏銳地明白到罪的本身就是對神最大的得罪!何以言之?試想想,萬物既是神造的,何以在祂造的世界裡,會出現一樣祂厭惡而又不出於祂的東西來?因此,罪的出現,本身就是得罪了神,是對神榮耀的莫大虧損。

「塗抹我的過犯」(511)「罪孽洗除淨盡」(512)

人既在罪孽裡生,要除罪便不能單靠自己,詩人在承認犯罪之後,立即求神塗抹他的罪,再求神把罪孽洗除淨盡。塗抹和洗淨是除罪的兩個過程,前者先把罪遮蓋,令人有信心再次親近神、親近自己;而後者(洗淨)是在前者(自我接納)基礎上的工作。我們得罪了人,自然期望透過認錯來得到對方的原諒和接納。可惜有些時候,當事人已不可能回應時,我們的罪會因缺乏認罪的對象,仿佛懸在天地間,上不沾天下不著地的,找不著出路。大衛在這裡揭開了真相:原來一切的罪都指向神,亦只有神能赦免我們得罪祂的罪。既是這樣,我們單求神的赦罪便能解脫罪的綑綁。

「既然借著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著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 (西一:20)

基督的神人二性,不單兌現了神在以賽亞書中與人同在的承諾,更重要的是,神藉著基督既是人又是神的獨特性,具體又真實的展現神與人的復和,以及完全的接納;道成了肉身,把神對人那份無條件的接納推到了極致。神並不隱藏這份無條件的愛和接納,神不看墮落的人為永遠的可恥,因復和的大愛能潔淨一切的不義。這份愛出於神亦存於每一個人的心裡,每一個被罪綑綁、割裂的人,皆渴望能重新被人、被自己接納。過去因著罪的原故,不單別人接納不了自己,甚至連犯罪者本身都難以接受被罪纏繞的自己,因此,復和不單指著和別人說的,更是指著自己說的。

進入將臨期的第二周,隨著我們由盼望中逐漸沉澱,希望能更好地預備自己迎接基督的到來。面對公義的神,不論我們明白祂的慈愛何等的深邃信實,仍難免泛起小人見君子而後厭然的憂嘆,畢竟身前身後大大小小的罪,實在叫我們羞於啟齒。對罪的悔咎之所以難受,是因為我們心底明白,天下間有一美好之物因我們的罪而被破壞,甚或有一份美好的關係已因此離我們而去。是這份失去和破壞,叫我們裡面不期然地抽搐著,正是這份在心靈深處淌血的抽搐,迫使我們不顧一切地追求修補、渴望復和。正是我們悔罪的心,充實我們對基督來臨的盼望,叫我們明白這不是單單盼望著愛與恩慈,而是盼望救拔與得贖。既想要赦罪後的自由,少不免要經歷認罪那叫人磨難的難受。

這是將臨期的第二周─悔罪。


 
 

網頁設計及維護 科擎科技有限公司 (IGT).

免責條款 & 私穏條例聲明                   © 2017 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友愛堂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