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

唔好搞我後面
日期﹕2019年07月05日
 
6月11日晚上,警方增派人手於金鐘港鐵站巡邏,截查年輕人,要求他們靠牆及一字排開,以查看身份證及搜身。多名立法會議員隨即現身,質問警方以何準則搜身。過程中,一名警長強調自己的工作是合情、合理、合法,稱他們「透過陽光底下做嘢」,突然警長大喝一聲「唔好搞我後面」,當他轉身尋找「搞佢後面」的人時,卻發現只有兩名跟他背對背的同僚。警長狼狽的事隨即被網民瘋傳,而「唔好搞我後面」瞬間被封為「2019年度金句」。

此事讓筆者聯想起福音書中耶穌的一個說話:「摸我的是誰?」(路加福音8:45),當時耶穌與門徒正前往管會堂的睚魯的家去迎救他瀕死的十二歲獨生女。去的時候有無數途人擁擠著,其中有一名患了十二年血漏也不得醫治的婦人,帶著她對耶穌的信心,伸手摸住這位神人的衣裳,希望令糾結她多年的不潔之症得到痊癒。結果這位婦人竟如願以償,彷彿有能力從耶穌身上流到自己那裡,立即止住了醫生也無法治好的血漏。而耶穌就在人頭湧湧的情況下停了下來,說了與警長名句相仿的一句話:「摸我的是誰?」(路加福音8:40-45)

而門徒對耶穌的回應是:「夫子,眾人擁擁擠擠緊靠著你。」有古卷在此還多添一句:「你還問摸我的是誰麼?」在人多擠迫的地方,身體接觸是可預期的事,仍然可與人保持距離才是奢望。所以門徒這樣反問耶穌其實不無道理的,但門徒似乎低估了他們的拉比,試問全知的耶穌怎會如此無知地問誰摸祂呢?難道祂真的不知人群中必定會有碰撞嗎?明顯地耶穌一問是別有用心,祂要停下來向群眾展示出祂的心腸 ─ 祂不會忘記社會上被遺棄的(不潔的)人。

若與管會堂的人作對比,明顯地血漏病女人必定是最被忽略的一群。世上沒有病人不想病得痊癒,更加沒有人想長期被冠以「不潔」的名號,其實血漏病人打從心底只想「斷尾」、只想找出路、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而已,但奈何是這十二年來的多次嘗試,甚至是傾盡財富都不能為她的血漏情況帶來半點的改變,沮喪、無望是絕對可理解的。

試問滿有憐憫的耶穌又怎會不在乎呢?若不是耶穌自願,誰人能摸摸祂,便能從祂身上偷走能力?耶穌當然施行了醫治,祂更公開的宣告祂與這位不潔的女人為伍,所以祂才刻意地在人群中說出:「摸我的是誰?」,為的是讓這位血漏病人有機會堂堂正正地走出來,在耶穌的恩典裡不再過著被人遺棄、偷偷摸摸的生活。
故事還未結束,耶穌當然重視血漏病的婦人,也沒有忘記有名譽地位的會堂主管的女兒,祂要趕去醫治她,但可惜的是這位受到萬千寵愛的女兒被傳來已死的消息,換言之她成了一具在猶太人眼中看為不潔的屍體(民數記19:11),這意味著這女孩在轉眼間變成與血漏病人一樣被人忽略的一群。

我們所相信的耶穌是無與倫比的,祂的憐憫是完全的,絕不向人轉臉,無論任何時候、任何處境,耶穌都站在被遺棄的人旁邊、與不潔的人為伍。睚魯女兒已死,這是在人眼中看為無可救藥的情況,無論作甚麼也返魂乏術,但耶穌卻拒絕失望,祂選擇毫不猶豫地緊握著那死了的女孩的手,向這位被遺棄的女兒施行了使死人復活的神蹟,以同樣的憐憫看待每一個需要祂的人。

這段時間香港發生了很多事情,相信我們的思想、生活話題也離不開這些事情。但容許筆者以血漏病的婦人及睚魯女兒的故事,將我們帶回主耶穌跟前,以祂的角度待每個人、每件事。作為基督徒,我們從不中立,我們立場一直不變,堅守耶穌的立場為我們的立場,直到見祂面為止。

假如今天耶穌真的下了來,我相信祂會向世界宣告:「唔好搞我後面……任何一個需要我的人」。

 
 

網頁設計及維護 科擎科技有限公司 (IGT).

免責條款 & 私穏條例聲明                   © 2019 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友愛堂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