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

將臨期:重JOY區
日期﹕2015年11月13日
 

「假若有一天我要離開這個世界,我希望留給大家的印象是一個微笑的面孔,一張因著有耶穌基督在我生命而有的笑臉。」

這是我做人其中一個宗旨。年少時我是一個極度自卑的人。我不喜歡照鏡,也不喜歡拍照,不喜歡見到自己的面容,更加不喜歡對人歡笑,因為我十分介意被別人看見我參差不齊的牙齒。我是一個害羞、內斂、不善交際的人。我的人生沒有甚麼意義和盼望,只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年輕人。高中時我久不久就跟幾位同學在維園喝啤酒發洩鬱悶,或到卡拉OK唱歌大叫大跳,尋求一時三刻的快慰。

經過大學一年糜爛和無意義的生活,在1994年7月23日晚上,科技大學HALL 1宿舍的common room,上帝給了我一份很重要很珍貴的恩典,就是能夠成為祂的兒子,祂成為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上帝這份無條件的愛和接納,使我接納了自己、認識了自己,人生不再是浮浮沉沉、隨波逐流、漫無目標。保羅的教導成為我的人生目標:「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加二20)我其中最大的轉變,是因著上帝對我的愛,使我懂得歡笑、願意歡笑,並且希望透過分享耶穌基督的愛使人歡笑。

讀過我的見證後,讓我來關心大家。你最近開心嗎?照鏡時,你臉上常常展露微笑嗎?信仰帶給你歡笑和喜樂嗎?鄺炳釗博士慨嘆,其實基督教信仰帶給信徒的不只是「永生」,還有「喜樂」;可惜今天不少基督徒不像擁有真正的「喜樂」。他引用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前教務主任康來昌博士的分析:「在九種聖靈果子裡,『喜樂』是現今教會很需要卻又很缺少的果子,或許這是受了『君子不重則不威』,及『憂患意識』的文化傳統所影響,覺得「喜樂」是不夠水準的氣質。」

有時我們認為「喜樂」只是一種理性、意志、內心的態度,與世人追求的「快樂」、「享樂」不同;但聖經裡記載的「喜樂」不只是態度,也包括因上帝而帶來情感上的快樂感受和歡樂的情懷。例如在利未記,上帝教導以色列人慶祝住棚節時在神面前「歡樂」(利二十三40);在尼希米記當以色列人獻祭後,眾人大大「歡樂」:「那日,眾人獻大祭而歡樂;因為神使他們大大歡樂,連婦女帶孩童也都歡樂,甚至耶路撒冷中的歡聲聽到遠處」(尼十二43);在詩篇,詩人說耶和華的訓詞能使人心「快樂」(新譯本,詩十九8);詩人呼籲我們因著上帝對我們的拯救而「高興歡喜」(詩一一八24)。到了新約,當博士見到引領著他們去尋找彌賽亞的那星就「大大歡喜」(太二10);使徒在五旬節聖靈降臨後,他們天天聚集,存著「歡樂」的心用飯(新譯本,徒二46)。彼得勉勵信徒「你們雖然沒有見過他,卻是愛他;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他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彼前一8)。「大喜樂」這字的原文意思有跳躍歡欣的興奮和滿足的感受。 唐佑之博士總結「在新約中有關『喜樂』的用詞,不同的字出現有三百廿六次,從內心的感受到外面的表現都有。」

我不太擔心大家不快樂,因為這個世界可以買回來的快樂多得不可勝數。但我最著緊是大家因著甚麼事而感到快樂。上帝是大家快樂的源頭嗎?教會生活令大家感到快樂嗎?詩歌敬拜能喚醒大家對上帝的尊崇,令大家因著上帝的救恩而感到大喜樂嗎?閱讀及聆聽上帝的說話時,能令我們感到興奮和滿足嗎?認識我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我是一個情感豐富、性情(姓程)中人。我不是高舉情感,但信仰生活卻不能沒有一丁點的情感。上帝是一位富有情感的上帝,祂創造我們也是一個有情感的人。魔鬼使用情感去迷惑人心,我們避免的不是不去觸及情感,而是小心被扭曲了的情感所支配。著名清教徒愛德華茲(Joanthan Edwards 1703-58)於1746年出版〈論宗教情感〉一文提出深刻的情感是真實宗教的必要條件,宗教必須超越「認知」(understanding),轉移到「意志」(will)或「心」(heart)的功能。

今年將臨期的主題是「重JOY區」。我們希望透過每天的靈修和祈禱,以及每星期的敬拜和小組分享,令大家不單在頭腦上認知上帝是我們喜樂的源頭;我們更期盼大家在經歷過程中,深深感受到耶穌對我們的愛,以及賜給我們的快樂真是好得無比,以致我們有更大的動力走入社區,與更多人分享這份快樂。最後,藉著《韋斯敏斯德小要理問答》的第一條問題,成為大家的鼓勵:
問:人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答:人的主要目的就是榮耀神,永遠以神為樂。

祝福大家從心底裡經歷一個以神為樂的人生,以及經歷一個真正快樂的聖誕!
 
 

網頁設計及維護 科擎科技有限公司 (IGT).

免責條款 & 私穏條例聲明                   © 2017 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友愛堂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