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

不用急最緊要快之將臨期
日期﹕2015年11月27日
 

在今日事事講求效率、人人追求卓越的文化氛圍下,人不知不覺地陷於被要求如電腦般「即時反應」的困局。只要在收銀機前動作稍不利落的,隊後立時「唼」聲四起?不知何時開始,「即時反應」便成為社會上的新常態,也成了不能停下來的新病態。最能為「立即反應」這病態作注腳的,相信是「輸在起跑線上」的憂慮吧,從來由終點決定的勝敗,在「即時反應」的壓力下,已悄悄地偷步在起跑線上定了生死。其實最精彩的比賽,不正是未到最後也分不出鹿死誰手的那份壓迫感嗎?在起跑線上分出的勝負,又有甚麼意思?當世人普遍認同不能輸在起跑線上時,很明顯地反映出,世人已不能容忍勝負之間必須的過程。

世人仿似無法再忍耐,那怕只有一時三刻的停頓和獨處,在升降機內那一分鐘左右的有限時空,人們仍會急忙地拿出手機點劃一通,好像生怕那幾十秒的與世界失聯,便會被世界遺忘一樣。因此,有人說21世紀是個不能停下來的世代,甚至有人形容這世代是ADHD(注意力失調及過動症)的世代,意思是整代人都陷入了失焦、不能靜下來專注片時的社會性病態之中。雖然說這說法有點有欠公允,但也一語中的地點出時代的困局。

人為何不能安心靜下來?

19世紀的德國社會學家齊美爾(Georg Simmel)在研究都會文化的冷漠態度時,曾指出都市人以他的頭腦,而不是用心來回應周圍的事與物,自然挾持著一份理智獨有的冷漠,他的看法在百年後的今日依然甚具參考性。在都市裡,每日24小時連續不斷的龐大資訊,實時地衝擊著我們的每一根神經,迫使人們最後選擇以「漠然」建構起一份距離,以防被過多的情緒刺激而壓垮,這份「漠然」雖有點負面,但也不失為一種自保的方法。

結果是人類在不斷提速的社會上,被追趕得不容許一刻慢下來,這壓力已大得自動激發起我們內部的防衛機制,以「漠然」築起一道保護牆,厚厚的把我們團團圍住。這高牆是保障也是牢房,叫我們怯於相互接觸,人與人的交流只能往留在雲端,留在虛擬的世界。君不見在社交網站熱情洋溢的,在現實處境中卻像冰封的林蛙一樣冷漠?人「漠然」的態度,本身會否就是一種在高速世代中,為求自保而關閉本能的反應?

人們實在需要一片安全、寧靜的天地,容讓我們的心靈重新呼吸,容許我們的脈搏放慢。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和自我的心靈對話,才能安撫我們紊亂的思緒。

在將臨期的這片等待中,請容讓我們放慢腳步,重新留意身邊的人和事,重要的是重新留意自己。留心聽聽自己的聲音,稍稍回應自己微薄的需要,不要再刻意把自己遺忘在來去匆匆的歲月中。因為只有寧靜、敏銳的心靈,方能承托聖嬰那纖弱無力的身軀,細味人子那仰俯無力的大能,重建我們那冰封塵堵的盼望。
 
 

網頁設計及維護 科擎科技有限公司 (IGT).

免責條款 & 私穏條例聲明                   © 2017 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友愛堂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