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

潘霍華的禱告生活
日期﹕2016年09月30日
 

被稱為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其中一位神學家 ─ 潘霍華,他具有多重身分,包括牧師、殉道者、先知、諜報員等。這些身分或多或少都為人們塑造潘霍華一個積極行動者的形象。然而,潘霍華更為根本的身分是一個耶穌跟隨者,他的禱告生活在他建構神學的過程中,提供一個非常深度的信仰基礎。筆者想介紹他三個時期的禱告生活:一、柏林大學任教時期、二、芬根瓦時期及三、提格爾監獄時期。


1. 柏林大學任教時期
1931年以前的潘霍華,大概是個不太禱告的基督徒。1936年1月27日,潘霍華在信中透露:「我曾以一種很不基督徒及不太謙卑的方式投身在我的工作之中……之後有些不同的事發生了,那改變轉化了我的生命……我向上帝禱告立志從此改過。雖然我向來從不禱告,或者說我很少禱告……」。

對在1931年以前已認識他的人,例如對保羅‧列文 (Paul Lehmann) 來說,潘霍華的生命的確經過深刻的改變。列文認為1931年以前的潘霍華和一般年輕人沒有兩樣,生命都是充滿了歡笑和玩樂;但1933年在柏林再次與他重遇時,就覺得他是個「對生命認真起來了」的成年人。

對這時期的潘霍華來說,常常禱告不是一件值得記下來的事。所以無法找到更多有關他在這時期禱告生活的記述。

2. 芬根瓦時期
1935年春夏之間,潘霍華開始帶領一所認信教會的神學院,直到1937年9月尾被警察關閉為止。因為神學院設在名為芬根瓦的地方,所以一般稱為芬根瓦神學院。他在這時期每天生活都很有規律。早上他們都會在半小時的清晨默想之後舉行聚會,交替頌唱詩歌和閱讀經文,最後有一段自由禱告的時間及同頌主禱文。潘霍華認為這種結合讀經與禱告的敬拜形式,對研讀神學的人來說是最自然與合適的。

潘霍華曾經寫過兩篇文章強調清晨禱告的重要性。 [1]潘霍華認為一天的開始應該由上帝的恩典來充滿。基督徒應該在吃早餐以先領受上帝的話,而清晨的禱告也應當優先於一天的工作。這是基督徒每天應對工作、困難與試探的得力來源。

潘霍華曾經在給巴特 (Karl Barth) 的信中為他的帶領方法提出辯護:「一個基督徒學習禱告的意義,以及花時間去操練禱告,到底有何律法主義之處?」。潘霍華反對用律法主義來批評他強調禱告規律的屬靈操練。他認為信仰生活失序,只會帶來信仰的破壞,真正的教牧群體生活,只能在反省上帝的話及固定的禱告時間中呈現。潘霍華把規律的禱告生活,與嚴守禱告時間的律法主義分別出來。他指出,基督徒的禱告有時是太過隨意了,他們觀乎自己當天的情緒,有時候的禱告較短,有時候較長,或者有時甚至不禱告。然而,禱告從來不是基督徒可以隨意選擇做或不做的行動,而是出於上帝的要求之下所作的服侍。禱告應當是每天的第一個敬拜服侍。因此,規律的禱告對潘霍華來說是約束自己與上帝關係的一項操練。

所以,在此時期的潘霍華視禱告為對上帝的服侍,同時也是基督徒內省的重要途徑。透過對聖經的默想及禱告,基督徒把心中的想法交託給上帝。他開始重視禱告,強調禱告生活的操練對基督徒禱告塑造的重要。

3. 提格爾監獄時期
潘霍華人生中最後兩年時間都在監獄中渡過,其中約有十八個月是被囚於提格爾監獄之中,可稱為提格爾時期。 他當時一無所有,禱告是囚中唯一的自由。在此時期潘霍華只有禱告操練才不受身在監獄中的限制。他在進入提格爾之後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為自己建立嚴格的每日生活流程,規律地閱讀聖經、禱告及默想。

潘霍華開始撰寫禱文。禱文屬於潘霍華在靈性上最深刻的呈現。雖然禱文不是即席的禱告記錄,但卻是在長時間的默想及深刻經歷的紀律生活中撰寫出來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早晨的禱告》。[2]從這禱文中,可以窺見潘霍華在提格爾監獄中禱告生活的一些痕跡。首先,他有恆常、定時的禱告生活。他為每天的來臨而感謝上帝的恩典,也祈求上帝堅固他的信心。這個禱告對人身自由受到嚴格限制,以及對自身命運完全不由自主的人來說殊不容易。他不為自己身處的景況埋怨上帝,反而是信靠上帝把最好的東西給祂的兒女。其次,潘霍華在禱告中找到公義的上帝,知道祂罰惡賞善,自己的監禁生涯定必得到上帝公義的判斷。最後,潘霍華知道無論生與死上帝都與他同在,並等候上帝的拯救和祂的國度。

潘霍華在與世隔絕的監禁生活之中,禱告成為支撐潘霍華渡過艱苦的牢獄生涯的重要力量。歷代神學家有很多,但具影響力的卻不多,而我相信潘霍華所帶來跨時代的神學影響並不是來自他橫溢的才學,乃是源於他與神深層次的禱告操練。



[1] 當中談及有關默想禱告的目的,潘霍華如此鼓勵基督徒:「在每天的清晨我們都在基督的面前領受祂每天要透過祂的話語要賜給我們的恩典和要對我們說的話。每天你都在接觸其他人之先去親近基督。在每一個清晨,在不同的重擔都壓在你的身上以先,把一切攪擾我們的、關於我們的和壓迫我們的,都交到基督的手中。詢問自己有沒有甚麼仍在攔阻我們完全地追隨基督,以及讓基督成為我們的主以致在新的攔阻出現之前克勝那些攔阻。」

[2] 〈早晨的禱告〉共分六段。首兩段是禱告的引言,祈求上帝幫助人禱告及表達自己的謙卑與無助。第三段以天父作為禱告的對象,頌讚祂賜予的每一天都是美好的,並以信心宣告上帝必為祂的孩子有最好的預備。他一邊感謝上帝賜下恩典,一邊祈求上帝賜他力量去承受從主而來的磨難 (hardship from your hand)。第四段以主耶穌基督為禱告的對象,在禱文中強調主耶穌基督在囚友的苦難中與他們同行,因為祂是那「貧窮、受苦、被監禁及被遺棄的人,像我一樣」(poor and miserable, imprisoned and abandoned as I am)。祂永不離棄,也永不忘記祂的兒女。第四段以人願意回應跟從主耶穌基督的呼召作為結束。第五段以聖靈為禱告的對象,祈求上帝堅固/賜予信心、愛心和盼望,使人能除去一切的絕望和瑕疵(despair and vice)、憎恨與苦澀 (hate and bitterness),以及恐懼和沮喪 (free and despondency),判別及遵行耶穌基督的旨意。最後以三一上帝 (Triune God) 為禱告的對象,稱呼上帝為我們的創造主、救贖主和審判者,強調每一天都屬於上帝,人的生命與時間都屬於上帝。上帝透徹地認識人,知道人的一切行動作為。最後祈求上帝賜他們重獲自由,無論今天的日子如何,都願上帝的名得著讚美。


 
 

網頁設計及維護 科擎科技有限公司 (IGT).

免責條款 & 私穏條例聲明                   © 2017 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友愛堂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