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

生命中的對話(dialogue)與獨白(monologue)
日期﹕2017年08月25日
 
上世紀的俄羅斯哲學及文學批評家,米哈伊爾‧巴赫金(1895-1975) (Mikhail. M. Bakhtin),他把人生的本質直接的統涉於對話性(dialogic)的存在之中。

「…..真實的人生,是一場開放式對話。生命的本質便是對話性的,所謂的生存,不過是參與對話:提問、關注、回應與認同,等等。….authentic human life is open-ended dialogue. Life by its very nature is dialogic. To live means to participate in dialogue: to ask questions, to heed, to respond, to agree, and so forth. 」(M. Bakhtin, 1984)

不論你是否完全認同,這類高舉話語的後現代思維方式,但也不能否認話語在建構我們思想過程中的重要性。始終,我們大部份的記憶和思維邏輯等,都是以話語(word)的形式被保存、被呈現。當然,我們最熟悉的聖經,之所以如此重要,也是因它是神話語(Word of God)的原故,而耶穌基督更是神話語最具體的呈現。神的道,可以成了我們觸摸得到的肉身,更加是神最終極的自我揭示。

道成了肉身,不單叫我們第一次可以用我們這受限的身體,去接觸神話語的本身,更是神人之間,最直接的一場對話(dialogue)。人首次能與神的道(話語)直接對話,更透過這等提問、關注、回應和認同,人經驗到與神同行的真實性。福音書便把這些有言、無言的對話紀錄了下來。如果對話便是人生的本相,那福音書記下的便不單是耶穌昔日教導的智慧,更加是耶穌生命的本質。

今日,我們要與神對話,除了打開福音書,透過文字進入昔日耶穌與人對話的語境,讓我們可以更具體的明白神之外。我們每日的禱告,同樣是直地與神直接對話。可能,在禱告中我們經驗最多的是神的沈默而非回應,可能我們更多的把目光凝視在我們的祈求最後有沒有被成就,反而沒有停住在禱告的當下,那怕是片時,容讓自己專注在神的聆聽。可能是霎時的心靈悸動、可能是熟悉的經文、更可能的是無聲的嘆息。

當我們不斷的訴說腦海中的各樣需要和想法,完全不留空間給神回應的祈禱,當然不能看作我們和神的對話,充其量只能算是我們自己的心靈獨白(monologue)。假如對話便是生命,那麼我們總要給對方留點空間、留點時間,容許對話(生命)出現,因生命只能存在時空當中。

趕忙的我們,會否願意為生命停住片時,容讓我們和人、和神的對話出現?容許生命有自己的空間,在跌跌宕宕中茁壯成長。不要讓生命白白地被時間碾碎,那不是神的期望。
 
 

網頁設計及維護 科擎科技有限公司 (IGT).

免責條款 & 私穏條例聲明                   © 2017 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友愛堂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