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

黑白中的無盡灰
日期﹕2019年12月27日
 
小時候上美術堂學灰度練習,老師教我們把一點點黑色,加進白色當中,再一格一格的把新顏色畫下來。有人可以畫了廿多格灰,我只畫了六、七格便算,可能自小對灰色不感興趣。

由白變黑,只是次數的問題,只要有足夠的時間終會做到。反過來,由黑變白則是無法完成的任務。即使倒入十倍、廿倍的白,也只是較淺色的灰,始終不是白。怪不得,在現實世界,好人變壞易,壞人變好難,原來顏色也一樣。

黑白中間,本就藏著無限的灰度。如果黑色是惡,白色是善,那中間夾雜著的無限灰,可能便是良知的掙扎吧。落在罪中的人,要由黑變白,不論做多少善事,得出來的充其量只是較淺色的灰罷了。良知的督責,只能令人在灰度中游向白,卻永遠無法脫去黑色,成為全白。自從先祖亞當,吃了分辨善惡樹的果子,要自己決定什麼是黑,什麼是白之後開始,人便困在那無限灰度中掙扎。

人各自站在各自的灰度中看世界、看對方。自然在溝通中會有不同的落差,因各自不同的灰度,在在影響著我們的主觀世界。期望落差,不一定代表意見不同、方向有異,可能只是各自站在不同的灰度中溝通而已。

罪既叫人回不了頭,洗不了白。那麼當我們用良知看世界時,一樣會有偏差,因為良知不過是在無盡灰度中挑望著全白的一方吧了。就好像相機沒做好白平衡(white balance)一樣,影什麼相,顏色總有偏差。只有做好白平衡,影出來的相才不至失真。我們也一樣,唯有在耶穌這個人身上做個對比,才知什麼是善,什麼叫白。人只有在耶穌手中,重新接過全白的新生命,人才能真正的和罪說分手。

在聖誕,我們紀念為我們作white balance的耶穌,是祂令灰盡的我和你,有機會找回什麼是白。

 
 

網頁設計及維護 科擎科技有限公司 (IGT).

免責條款 & 私穏條例聲明                   © 2020 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友愛堂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