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心聲

無「言」的傳道者
日期﹕2020年10月16日
 
最近我聲沙了將近一個月(有時甚至「爛聲」),到耳鼻喉專科一看,發現聲帶位置生了兩粒小瘜肉。它們不痛不癢,但卻為我的生活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和麻煩,其間有以下幾點反思:

1. 身體很誠實
回想起來,我聲沙的問題不是一時三刻的,一直也有人跟我說我的聲線略帶沙啞,這或許和過往「夾band」做主唱有關(要知道,一般「窮band仔」多是使用欠缺良好音響設備的band房,主音要聲嘶力竭地唱歌總是難以避免的)。老實說,我對自己沙啞的聲線從不抗拒(因為很有band sound的感覺),但其中的問題確實是由用聲不當所引起。另外,做父母的都知道,有兒女是幸福的事,但相對地,父母的私人空間就變得難能可貴。每晚小朋友睡著後,就是我難得的私人時間,怎能這麼容易就「早點上床睡覺」?所以,做自己喜歡的事,到凌晨一時才睡也是常態,有時甚至更夜。休息不足,加上用聲不當,是我這次生瘜肉的主因。神造的身體很誠實,警號一到,無容凡人掩飾、狡辯,只能及早悔改。多點休息,痊癒後學習正確發聲,是我的立志。

2. 人不是萬能
都巿人都容易誤以為自己是萬能的,尤其是傳道人,經常以為自己真的甚麼都做得到,萬大事都可以一力承擔。然而,兩粒小瘜肉就叫我頓時打回原形,發現自己其實也很需要其他人幫忙。感謝知道我情況的同工、肢體和朋友,大家的慰問和建議都令我感動萬分。最感恩的是,有弟兄義不容辭,全力協助我帶敬拜 — 我不能說話、唱歌,他代我說、代我唱。也感謝敬拜隊隊員的體諒和配合,令一個不能說太多話的人可以順利帶領練習和敬拜。在主裏,沒有萬能的人,只有願意全心合作、一同服侍的群體。保羅和一眾先賢豈不也是這樣的嗎?

3. 傳道不說話
醫生沒有叫我不說話,只是要「細細聲」,也不要說太多。但對於一個傳道人來說,無論關顧、訓練、教導、會議、講道、傳福音、帶敬拜⋯…全都是要說話的!「細細聲」、少說話,其實與無法說話無異。所以,一個不能說話的傳道人,究竟屬於哪門子的傳道人呢?這是最近最多思考的問題。然而,心裏也不斷浮現出一句說話:「見證不是說出來,而是活出來的」。是的,傳道人的工作無論多麼五花八門,目的都是見證神,讓人看見神的美善,以及跟從衪的甘甜。然而,見證是否只靠口說的呢?誠然不是。雖然保羅曾經說過:「我們傳揚衪,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裏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一28),但他也同樣說過:「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十一1)。可見,對保羅來說,身教比言教重要,因為無論說多少,還不及一個人活出所說的道理。說穿了,所謂的「講見證」,其實就是將自己「活過的見證」述說出來,不是嗎?所以,雖然我暫時是一個不能說話的傳道人,但我仍然可以好好活出見證,繼續傳道。其實不止傳道人,每一個主的門徒都要這樣見證神。

弟兄姊妹,好好保重身體,珍惜身邊的人,全人活出見證,叫人在這彎曲悖謬、不由自主的世代中看見神。



 
 

網頁設計及維護 科擎科技有限公司 (IGT).

免責條款 & 私穏條例聲明                   © 2020 香港九龍塘基督教中華宣道會友愛堂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